帅气的彻(/ω\)

打滚求评论!没有吗?那我起来了。

【周黄】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我的式神都做些什么(上)

阴阳师paro

食用注意:
依旧是进行中的黑历史文笔小学生慎入

大天狗——周泽楷  茨木——黄少天

其实这个和阴阳师式神cp没有关系,对应角色是按照性格或者人物关系比较接近来确立的,但可能会给吃阴阳师式神cp的姑娘们带来不适,于是也慎入吧。



————
“啊啊,这、这高昂的战意,不愧是我最爱的酒吞童子。”

“黄少黄少!”
镜头外的星熊童子卢翰文小声提醒他。
“你右手露出来啦!”




黄少天是个妖怪,再精确一点,他是个茨木童子。

世界和平科技发达以后,妖怪的路就越来越难走,且不说内部纷争,就是往常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也愈发不好对付,蓝雨上下少说十几口,一张张嘴都要填饱肚子,食物,怎么办?去抓去抢?监控找不到死角,警卫也不是吃干饭的,往常实在过不下去,佛像前拿点祭品也是好的,现在……黄少天忘不了当初小卢饿得眼睛发绿,抱着香烛就要啃,为了拦下他,座敷童子还被咬了一口。

愁愁愁,黄少天愁,蓝雨的鬼王酒吞童子喻文州更愁。人怎么拿到食物的,用钱买,蓝雨众妖纷纷化作人形,一身妖力无处可施,像最普通的人一样四处找工作,又要小心提防不让人看出自己的不对劲,真真是想起来都心酸。

毕竟是妖怪,很多人类的相处方式也并看不懂,一路碰壁,到了傍晚也没找到个有明确答复的工作地点。几人在一家路边摊嗦着最后的粉,商量今晚住哪,颇有撺掇野寺坊徐景熙牺牲自己变作真身来提供个住所的意思。话还没说出口,旁边坐着的一男一女突然站起身朝他们走过来。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那个长的还不错却莫名十分欠扁的男人叼着根烟含混不清地说,又转头看向他旁边的漂亮姑娘。
“沐橙,瞧瞧,野生的。”

被称作沐橙的还接了句嘴。
“就是和人设不太一样,这个茨木怎么比酒吞矮?”

……

黄少天气得想跳起来打人。







x易公司,B市一家颇具规模的互联网技术公司,那个嘲讽脸的叶修和旁边的姑娘苏沐橙,都是x易最近开发的手游《阴阳师》里的“演员”,负责进行剧情的拍摄工作。剧本有了,游戏也差不多做好了,就差几个关键的妖怪怎么也找不到,总负责老冯急得团团转,没想到叶大阴阳师就出门嗦个粉,居然还真补上了空缺。

“不行不行不行这台词太羞耻了!”
黄少天扫眼剧本,立马就被里面直白的用词惊到了,这种话要是说出来,堂堂茨木童子的尊严往哪搁?
“'我的挚友的优点要说上三天三夜'这这这太肉麻了!我不能接受!”

“还成吧?”
叶修特诚恳地看他。
“我觉着你说三天三夜的话肯定没问题。”

“你赶紧的滚滚滚滚滚!别逼我拿冰雨劈你啊!”
黄少天举着厚厚一叠就要来打他,叶修不闪不避,张嘴就给他挖了个坑。
“你是觉得那个酒吞童子喻文州配不上这几句?”

“怎么可能!我们队长的厉害说了你也不知道!他的好我讲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话音未落,不知是谁急不可耐地打断了他。
“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照这个演就对了!”

两人顺着看过去,原来是x易公司《阴阳师》负责人冯宪君,这岁数这身份本该是很引人注目,谁知后面还跟着个盘靓条顺的,背生双翼,足足把风头抢了个够,似乎自知太夺目似的,缩在冯宪君后面特别乖巧。对方好像也注意到这边,很是腼腆地微微笑了笑,算是打个招呼。

“厉害了老叶。”
黄少天小声跟旁边的叶修咬耳朵。
“货真价实的大天狗,这都能被你们找到。”

“这位是我们新来的大天狗,小周。”
天狗点头,补充。
“周泽楷。”

黄少天连忙迎上去。
“幸会幸会,我叫黄少天,是个茨木童子。”
冯宪君刚得了大天狗,满面红光,拍着黄少天肩头语重心长地跟他叨叨。

小周是新人啦就是挺害羞的我看你刚刚表现蛮好,多带带,多带带。

黄少天也笑吟吟的,伸手比划了几下。

周泽楷没看懂,冯宪君却清楚的不得了,这是在跟他要求加报酬呢,昨天提的,把星熊童子的每日棒棒糖换成真知棒的,要十根。

瓜子我们就不要了,给苏妹子吧,小卢可是蓝雨一根独苗。

好!
冯宪君咬咬牙。
我就怕他蛀牙!

黄少天笑,妖怪怎么会蛀牙呢?
觉得亏了让他串串场也可以的嘛,天邪鬼赤还有帚神,哪个我们小卢演不了。

“周泽楷是吧,有什么不会的尽管问我就好了,做示范帮着念都没问题,老戏骨了!”
周泽楷感激地道了谢,又被领着去别的地方熟悉场地。


见人走了,叶修才边摇着头边从角落里迈出来。
“没见过这么急着给自己挖坑的,你看过他台词吗?”


“没看过台词我看过人设图!”
黄少天得意地冲他挑眉。
“啧啧,真是好一朵高岭之花,他台词再羞耻能羞耻到哪去?有我羞耻吗?”


叶修盯了他老久,很浮夸地叹口气。
“初生牛犊不怕虎……”


黄少天莫名打了个寒颤。








——TBC
个人分不清妖怪的称呼究竟是特指还是泛指,这里采用的泛指,如果有不对欢迎捉虫。

评论(25)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