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气的彻(/ω\)

打滚求评论!没有吗?那我起来了。

【周黄】不休(ABO)(六)

炖肉苦手所以这篇是不会有肉的耍流氓abo   虽然已经发情了  maya好久没写感觉手生
依旧求评论和建议!


——“感谢大家收听今晚的人生旅途,我是播音杜明,原本的节目,这个时候我们该说再见了,但是今天,请容许我们任性一次。”


“播音没有按稿子来?”

楚云秀几大步走上前,文字稿她细细核对过,没有那句话,杜明所念的根本不是节目稿上的内容。她有种预感,今天将会发生本周第一起播出事故。


——“接下来,让我们把时间交给我的搭档,周泽楷。”


“他们是什么意思?”

节目播出期间无法进入播音间,楚云秀只能回头质问值周主编。

“关音助,不要让他播出去!”

“他们会圆回来的!现在关只会更加让人莫名其妙。”

戴妍琦侧身不动声色地挡在机器前。

“这是小周的唯一机会了,不会给站里带来麻烦的!”


——“恩好……呃……黄少天?我喜欢你。”

周泽楷实在说的太少,杜明原以为他会深情告白个两三分钟的,生生等了许久,结果周泽楷也抬头望他,俩人大眼瞪小眼,硬是没等到下半句,直到外面的戴妍琦使劲冲他使眼色才反应过来,连忙往下接。

——“人生旅途,往往是孤身逆旅,但是长路漫漫,如果你有自己想要一生相随相伴的对象,何不鼓起勇气给自己一次机会?

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编辑戴妍琦,我们下周同一时间,不见不散。”


眼见楚云秀听到最后一句眼神有所缓和,戴妍琦这才松了一口气,如果没有圆回来,构成播音事故,不知道周泽楷和杜明要受到怎样的处罚。

“没有下次了,太惊心动魄。我就知道小江突然给我推荐人没那么简单。”

楚云秀好像心情好了不少,说着说着就笑出声来。

“不过念在小黄正好弥补了我们男o不足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了。”

戴妍琦看着对方对自己眨了眨眼睛。

“好久没有遇到过这种头脑发热的年轻人干的事了。”




周泽楷话少但是精练,他总有一句话引起轩然大波的能力,学校里面沸沸扬扬全是那天男神公然用广播表白的事,套路老套偏偏还就是有人吃,男神多霸道啊,多煽情啊,只说一句话多高冷啊,可惜就是有喜欢的人了,少女心一边往起来飘一边碎成渣。

外面炸了一圈,肇事人若无其事地在咖啡厅里请智囊团吃饭,压根不介意所谓粉丝团的反应。智囊团员面面相觑,一个两个都不好意思提,最后还是推了江波涛出去。

“咳,小周,我记得我们之前跟你说过,谈恋爱这种事,谁主动,谁就输。”

“对,刷好感讲究的是一个词——”
方明华探身过去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
“暧昧。”

周泽楷歪头表示不解。

“小年轻不懂,那种若有若无,若即若离,又觉得对方可能喜欢自己,又觉得大概是自己想多,没事撩几下,这种暧昧的气氛才能让人心痒痒,你一下子捅明白了,还不得把人吓跑。”

“可是……”
周泽楷开口,按他对黄少天的了解,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大概比之常人有所不同。
“他没有安全感。”

黄少天喜欢他,这无疑让他兴奋,但是有同样经历的他也知道,任何人在喜欢的对象面前都是自卑的。何况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的纠葛,黄少天早就把他拉出了能信任
的范围。

“你的意思是……”

一众智囊团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认真的。”

“我觉得队长的意思是,他想让黄少天知道他是认真的。”

“周泽楷你是不是傻,你弄这么一出,全校都知道你喜欢黄少天了,万一这头黄少天拒绝你,你以后想追别人怎么追的到?”

孙翔听了许久,首先沉不住气,他这么一提,反而让人恍然大悟。

“喔喔!也就是说,用这种自断后路的方式,告诉黄少天,队长不是撩,是认真的?”

“卧槽?你们怎么听明白的?”

“恩。”

周泽楷点头,这次的行动确实太过大胆,几乎没有与任何人商量,是他自己凭本能的一意孤行,但是他就是有这种直觉,如果想要和黄少天在一起,现在必须拿出所有诚意,一切有退路的行为都会显得犹豫不决。

他已经喜欢了这么久,没有人可以替代,就算留了退路也并没什么用处。他何尝不理解谁先告白谁就输的道理呢,但是若非之前他一味畏缩,也不会这样浪费彼此时间,不会酿成大错。

“666不愧是队长,黄少那边没什么表示?”

“还没有……”

说到这个周泽楷就有些紧张,从告白到现在,他并没有遇见黄少天,更没有途径知道黄少天的心意,甚至——甚至不确定黄少天是不是真的听到了那期节目。

“队长是还没机会见着黄少吧!”
“这个简单啊,上次黄少不是在那个跟百家讲坛挺像的全国大学生讲坛里面拿名次了嘛,决赛在北京,他最近就要过去的样子。”

周泽楷好像没听重点似的,皱着眉头问了句不怎么相关的话。

“一个人?”



黄少天是一个人去的,能拿到机会的人少的可怜,他认识的更是一个都没有,omega单独外出确实危险,但他也不好意思找谁陪他跑那么远。

抑制剂已经备好,发情期还有大半个月,可他不得不做好准备,这个flag要是立起来……那就不是能轻易解决的事了。抑制剂是急性的,对身体伤害大,但是没有办法,慢性抑制剂,真出了什么事,谁会有耐心等你一个小时让抑制剂生效呢?

车还没到,长时间的等待有点无聊,他抱着书包开始打手游,昨天的抽卡机会没有用,可让他好好心疼了一会儿。打的正起劲,突然觉得面前多了块阴影,黄少天下意识抬头,捕捉到了一对熟悉的眉眼。

周泽楷。

那人还带着抑制不住的笑,傻乐傻乐的。
黄少天收了手机就走。

周泽楷好像没想过他是这种反应,连忙长腿一迈一步赶过来拦住他。

“你什么意思啊,怎么还跑这来了,别闹了行吗行吗?我要去比赛大杀特杀,男儿志在四方没功夫跟你纠结感情问题。”

周泽楷一手拦着他一手下意识扶眼镜想缓解尴尬,伸到那了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不戴眼镜了,又悻悻收回来。

“那个……节目,听了吗?”

“哪个节目?什么节目?一周这么多节目哪有时间一一听。”
黄少天理智气壮地瞪他,周泽楷一听这话立马就笑不出来了,嘴角垂下来一副委屈的样子。

其实黄少天是听到的,就算没听到,校园里传成这样也早该知道了,周泽楷当众表白是他从没有想过的事,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之前“周泽楷仅仅是作为朋友觉得亏欠所以表白”的想法。
但这样就能让他绕过心里的坎,不可能。

看着周泽楷的表情,狠话他是甩不出来,只好稍微给人顺顺毛。
“行了行了我要走了,你有什么话不如等之后我回来再说……卧槽谁在车站吃烧烤啊,有没有公德心,我肚子饿死了下午还没吃呢!”

黄少天垃圾话说到一半,突然觉得不对劲,刚开始只是有烧烤味,可现在好像突然爆发了一样,整个车站里飘荡着各式各样的味道。慢慢地竟然还嗅到了熟悉的酸甜柠檬味,周围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喘息。

这……比起在车站吃东西,更像是有个发情的omega……
黄少天发现自己好像是……要收flag了……

跑!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反应,周泽楷拽起他就往外冲。

在这种信息素强制发情的时候,他一个omega,被一个如假包换的alpha带着跑了出去。





“你放手!”

黄少天挣扎,死抓着路灯杆不放,强制发情让他浑身无力,不知是哪里来的毅力还能如此坚持。

“周泽楷!你干什么!!”

周泽楷拖不动,不得不回过头看他,黄少天今天套着件短袖T恤,露出来的皮肤因为发情微微泛红,眼底是情动的模样,只一眼,就觉得口干舌燥,又匆忙转过去。

黄少天缓了会劲,他想把手臂从周泽楷手里拽出来,没成功,只好作罢。蛮力拼不过,他尝试和对方交流,毕竟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也许下一秒他就连站也站不起来。即便如此,他依然抗拒被面前这位想划清界限的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上了。

“周泽楷,你一个alpha,你想干什么?”

“我……”

周泽楷知道他是误会了,但现在的情况,他身为一个A完全没有解释的机会,解释?怎么解释。

下身某个难以言喻的地方已经在本能的作用下起了反应,他本不是柳下惠,何况面前发情的omega还是他喜欢的人。他要怎么解释才能让对方相信他?

先撑不住的是黄少天,omega发情不像alpha那样体力暴涨,恰恰相反,他们身子软的要命,又被周泽楷半拖半跑了这一段路,能站着就已经很不错了,周泽楷没有进一步动作,他松了口气,一下子瘫软下来。

周泽楷平时看着木讷,校队练出的反射神经却出人意料地强,眼看着黄少天有倒地的趋势,他眼明手快上去扶着,黄少天大惊,下意识伸手推他,刚凑到面前,一股子柠檬香先飘了过来,周泽楷晃了神,张口轻轻咬住住黄少天伸过来的食指根,只一瞬间,连忙松了口。

这下已经是更加说不清了,黄少天身上没力,嘴皮子还能动,吧啦吧啦连珠炮似地轰,周泽楷没管他,喧闹声越来越近,不知什么时候会被发了狂的alpha们赶上,他只能匆忙抱起黄少天跑路。

黄少天一下子被抱起来失了重心,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刚稳一点就感觉自己被周泽楷身上什么东西抵住了,愣半响才反应过来,脸红了大半,口里愈发不饶人。

“周泽楷!你变态!!”

——TBC

评论(47)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