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气的彻(/ω\)

打滚求评论!没有吗?那我起来了。

【周黄】不休(ABO)(五)

这篇全程在走小周心理线,周黄没怎么刷,大概会比较无聊一点。




八岁之前是周泽楷最美好的时段,曾经留下的为数不多几张照片里,他骑在石龟上,迎着阳光,笑得很呆。还有穿着清朝小皇子的衣服坐在景区里留念,手上一个玉如意,歪着脑袋看镜头的样子茫然却可爱。

但是那已经是曾经了,三年级的时候父亲调到外地,他跟着转学。同学说着他听不懂的方言,开着他不能理解的玩笑,新的环境里他孤立无援,只有蹩脚的普通话,还有同样不能被新同学理解的交流方式。

那是他的黑历史,他做了很多现在看起来非常愚蠢的事,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没有朋友,并且是整个班级讥笑的对象,更遑论什么存在感。小学毕业照上他站在最左边,和七岁之前一样呆,区别在于毕业时的他咬着下唇,没有笑,表情更接近惶恐和焦急,右半边脸被旁边同学挥舞的手臂挡住,看不真切。

除了学习他并没有哪里出众,所以他更加努力地去学。他的过去活在别人的世界里,有时候同学问他什么,放下作业也要帮人解答,他累,但被需要的感觉是最为香甜的果实,就算没有恶魔引诱也无法抗拒,只有真正孤独过的人才懂得。如果他不这样做,就好像被世界遗忘抛弃。

他的心思依旧纯净如孩童,为每一声惊叹、每一个肯定的微笑竭尽全力,可空虚和恐惧,阴暗与压抑也从来不曾离去,在年少中二的时段里,他曾无数次幻想过世界毁灭,连同所有痛苦的过去现实一起。

水果刀在左腕上划下的痕迹一个夏天才消去——他因对父母的愧疚而停手。怕被人发现,又渴望被人发现,最终没有人过问。在不触碰底线的基础上,他试图用妥协来应对一切问题,得到的只有被遗忘和不被重视的主见。当他想要表达意见时,已经没有人在乎他的选择,年少时期,这同样令他不解,令他走投无路。

而黄少天就像束微弱的光照进挣扎的他的心房。事实上黄少天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对于常年阴云密布的人来说,乌云后隐隐透出的天光,就已经足够明亮。

黄少天只是在遇到他时随口问了句。
“周泽楷周泽楷,你呢?”
黄少天只是拽出下意识跟在后面不做决定的他,问他,你呢?你的想法是什么?

“呃……”
周泽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大脑一片空白,不过欣喜的感觉是不会错的,他觉得自己似乎停顿的时间太长,不由得小心翼翼抬头飞快地看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正看着他。

周围的窃窃私语好像都不再重要,他在目光交汇的一瞬间下意识低下头,但那眼神却被深深藏进心里。

那眼神告诉他,我是在乎你的。

这份最初的悸动,被周泽楷牢牢记住近十年。
黄少天是他的白月光,永远完美,不可触碰。而他只是月光下最平凡的芸芸众生之一,并且是众生中最走投无路的一类。

他渴望接近黄少天,理智却告诉他一切都是徒劳,月光偶尔会投撒在他身上,但毕竟是永远抓不住的。他会在生日时举办宴请同学,在邀请时尽量自然地找他。黄少天答应了,说他有课,不过下课了就会来,周泽楷甚至构想好了生日会的一切细节,但是理想美好过头,他忽视了这种社交活动,对他来说实在太难,饭局结束后人便走的七七八八,剩下的人在街上转了一圈,回来便只剩下他自己。

周泽楷觉得惶恐,他尚且不能和其他人谈笑风生,又怎么用最好的一面去面对黄少天?邀请黄少天就是靠着人多这一点,投的就是黄少天爱热闹,现在只剩他自己,而他如此无趣。

他最终没有鼓起勇气打出电话,他在懊恼和无处发泄的挫败感中度过了一个夜晚。

黄少天生气了,他尽力避免的事情发生了,周泽楷直到第二天才知道自己昨晚的纠结有多么愚蠢,没有做到约定的事,黄少天一定更加讨厌自己……此后他便连邀约也不敢提出。

这是少年无疾而终的暗恋。




大学第一学期他遇到了两个对他影响最大的社团,一个是广播站,一个是篮球校队。不会拒绝的习惯让他在百团大战时被拉着填了很多面试申请,每个的面试都糟糕透顶,但偏偏最难进的广播站表现惊艳。他尝试着念了段新闻,居然一路过了一轮二轮面试,学长告诉他,他的口音问题很严重,前后鼻平卷舌根本没有分别,唯一惊艳的是他的声音与学习能力——他读新闻稿时没有人比他更像一名播音,所以那些可以通过训练改掉的毛病,也就同时延后到培训过后的第三轮面试再谈。

校队是篮球老师拉他进的,周泽楷本来就聪明,又似乎在任何事上都有天赋,篮球课上他偶尔爆发出来的实力让人惊叹,但是带着眼镜并不好打,尤其是出了点薄汗 ,眼镜就一个劲地往下滑,往下掉,总要他分心去推。还有刘海也是,总是在他动的时候挡视线。

他第一次萌生了更换发型的想法。

周泽楷一直不敢改变自己的形象,下一个样子是不是适合自己的?无法预计,倒不如一直保持原样。但是现在不同,老师夸他篮球打的好,夸他有天赋,要他来校队。

他也想变得更加厉害,不只是学习。

他想抓住这个机会。

他想成为一个真正的Alpha。

有什么关系,他劝自己,难道你还会更难看一点吗?

“周泽楷。”
他对着镜子里自己的脸。
“你很厉害。”
然后又觉得这样很蠢,羞耻感涌上来,他连忙低头看脚尖。










评论(40)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