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气的彻(/ω\)

打滚求评论!没有吗?那我起来了。

【周黄】不休(ABO)(四)

爆了点字数,终于点题了!感谢在看的大家!依旧求评论!

他没想到周泽楷变化会这么大,老实说,上大学后摇身一变的不少,可是从书呆子变成男神也实在太惊艳。黄少天看过周泽楷幼儿园的照片,软糯糯的,像个糯米团子,要多可爱有多可爱,听说出去旅游时还被星探看上过,但是因为家里比较传统,还有点上九流下九流的思想,就拒绝了。周泽楷一度被评为长残了的经典人物,每个看过他幼年照片的人都在心底发出过叹息,而现在……黄少天终于明白了,那个下半学期突然出现的所谓“校草”,就是周泽楷。

黄少天是第一次从内心深处认识到周泽楷是alpha的事实。恍惚间有点落寞,他长高了,学习也好了,也变得更耐看了,本以为会有足够的信心出现在周泽楷面前,可现在周泽楷比他更高,比他更帅气,变化比他更大,他们之间的差距终究没有缩小。

黄少天越发觉得以前的自己真傻。
他怎么会喜欢上你?

周泽楷张张嘴没说话,但是气压明显低了不少,嘴角有点下拉眼神委屈,这才是黄少天熟悉的那个他,看着总像被欺负过,哪有之前半点锋芒。再搭配这张脸伤害提高了不止一倍,周泽楷没戴眼镜,那样直白的眼神就没有任何遮挡地投到黄少天身上。

周泽楷之前的颜值就已经够让黄少天心软了,何况是现在呢?

何况是现在呢。

黄少天冷着脸看回去,他说过还是朋友这种话,所以没有直接瞪,但是绝不是该有的怜惜或者饱含深情。

周泽楷不是之前的周泽楷,可他也不是恋爱脑的黄少天了。

“正好让小周带你,最近他们那个广播剧缺个男omega音,录播,你去试试。”

黄少天没有心思管那些,现在他还有一个更深的疑惑,周泽楷是播音?不是因为他话少,周泽楷照稿子读的能力他还是很相信的,初高中黄少天那一级所有新生进校和毕业生离校讲话,当学生代表的都是周大学霸,除了上台浑身发抖外没什么大问题,可是……除此之外,周泽楷还有个非常严重的缺陷。

当着别人,尤其是广播站站长的面黄少天不好说,他强压着好奇心,跟在周泽楷后面往播音间走。周泽楷高了不少,一个学期窜了近10厘米,黄少天顿时觉得自己打篮球长高的那点点都不算事。

周泽楷再没有之前弱不经风的乖孩子样了,以前他总是很拘束,整个人都像只被抛弃的小博美。可现在,不知道究竟是身高还是气场变化的缘故,拘束在他身上还有些影子,但反而变成了一种名叫“容易害羞”的萌点。现在的他比起博美更像大型犬,区别在于你还是觉得他可爱,但不能忽视的是他同时拥有能将你撕碎的实力。

两人之间的气氛无比沉闷,刚放假回来站里还没什么事,更没什么人,不长的过道上只有鼓点似的脚步声,情形十分尴尬。以前的时候他们相处很愉快,每次去周泽楷家里拜访,大人在客厅聊天,他俩就留在卧室里,性别不同并没有给独处带来困难,一般情况下黄少天会讲笑话,讲故事,周泽楷偶尔呛他几声,黄少天觉得这样的小周比学校领奖台上光芒四射却忐忑不安的那个更耀眼。

尴尬是因为关系变化而存在的,他们不是没有过相对无言的时候,但是只是静静地做各自的事也没什么不对,可现在完全不同了,黄少天不想讲话,周泽楷更没有可接的。出于面上的朋友关系,黄少天觉得他们应该聊起来,至少符合久别重逢的青梅竹马的人设,他越这样想就越想找话题,越想找话题就越找不到,也就越尴尬。

周泽楷为什么会当播音呢?
周泽楷话少,刚刚说的几个字里黄少天并不能听出来什么,但是至少在上大学前,周泽楷的普通话都是非常不标准的。据说他小时候在S市上幼儿园,说话总带点S市口音,平卷舌不分,前后鼻音也不很清晰。

如果他是硬生生改过来……黄少天不敢想,初中语文老师曾经跟周泽楷说过这个问题,但事实上,周泽楷根本听不出平卷舌和前后鼻音的差别,要他改到现在能做学校播音员的程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无法想象究竟是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但是那些痛苦跟他没有关系,这个人也跟他没有关系了。

周泽楷带他去看了播音间,又领他去找编辑拿稿子,这次的广播剧比较长,每周播一次,大概要连播三四周的样子,男男主角一A一O,一静一动,青梅竹马,甜甜蜜蜜,黄少天心里被戳得不太舒服。

“你的声音特别适合O!就那种比较活泼的,来来来你们先去试个音,反正广播剧是录播嘛,错了不要紧。”

被称作小戴的妹子推着他们俩往播音间走,黄少天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回头正看见小戴在和另一个叫“苏沐橙”的美女编辑挤眉弄眼。

什么意思?
黄少天不懂。

苏沐橙给小戴树的大拇指全被他看在眼里。

她们的表情很像高中班上,大家调侃一对小情侣时的常用表情。黄少天希望不是自己想多,要是放在以前他可能会开心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但现在他只觉得心在无限地下沉。

别把我跟他放在一起。
别给我希望。

黄少天承认自己还喜欢他,毕竟那么多年的沉淀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的了。但比起以前粉嫩嫩甜蜜蜜的小心思,现在这种喜欢对他来说就是深不见底的牢笼,每一次快要跳动起来的心脏,都会被回忆无情地拽回去,不断循环的落差比心死更可怕,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受多久这样的折磨。

明明就没有未来。
明明就不喜欢我。

“前面反正对戏感要求不高啦,普普通通的就能过了,主要是最后一幕,对对对!就那个地方!”

小戴按住黄少天翻到的那页。

“就这点,主角互相告白这点,这是精髓所在啊!深情!一定——要深情!”

小戴戴上耳机,在调音台那里调试了一会。

“我开的三号麦和五号麦,录音途中不要动。看,我这个手势就是开始,你记一下,录播我们随意,以后直播是要用的。”

“周男神你先来试个麦吧!”

黄少天看着她比了个手势,那边周泽楷点点头就开始念,他应该是提前熟悉过的,非常流畅,情感也把握的很好。

“以前是我的问题,是我没有顾及你的感受,我以为不说出口你也会懂……我跟她没有关系!如果你之前不确定,我就再说一次!”

周泽楷说到这断了一下,显得很认真的样子。

“我喜欢你。”
“不。”
“我爱你。”

太到位了,黄少天差点以为那真的是对自己说,而自己真的是剧本里的那个omega。

然后他清醒了,又是一阵落差巨大的痛苦。

“恩可以,小周声音还是一样好听啊!”

周泽楷气场一变,瞬间就又成了乖宝宝,笑得很腼腆。

“还好。”

“这个本真的很适合你们!小周和你是青梅竹马嘛~我们懂得。”

“没有。”
黄少天打断她。
“就是普通朋友,其实认真算起来也不是青梅竹马,小时候没见过几次。”
“该我了?咱们先试音吧。”


——小江,你知道周泽楷吗?

——知道!遇见过很多次,男神啊!性格也很好,打篮球也很厉害!怎么了黄少?想追他的话我可以帮你!

——没有……就是……我没想到他也在广播站。

——啊是啊!男神音,男神脸,让人不嫉妒都不行。想追他一定要告诉我!我帮你。

——不是想追他!怎么说,你跟他熟吗?

——算不上吧……校草嘛,我认识他,他应该不认识我。诶校草你都不想追啊!

——不追!!没兴趣!!每天被自己帅醒我已经够了!!!

——哈哈哈哈哈【矜持.jpg】说起来黄少你课表发我一份呗!要是有一样的课咱们组队嘛!

——好啊!来来来一起一起!!我跟你说学校的路真的难找!!上次我在实验楼那边找了半天没找到!

江波涛也不认识周泽楷。

黄少天本来想问些消息,诸如周泽楷在几班周泽楷作息时间之类的,毕竟最近看到周泽楷的机会实在太多,他去图书馆都能碰见两三回,认识的人看见了总得坐一起,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黄少天觉得自己看不到光明。

其他地方遇见还好,最可怕的是广播站遇到了,周围人的眼神动作活生生是要把他们送作一堆,尤其录广播剧的时候,那几个编辑妹子想的什么几乎毫不掩饰。黄少天真的不想生活在满是周泽楷的世界里,什么都忘掉最好不过,可现在记忆每天都在刷新,惹不起,躲不过。


“你……”

第三次在课堂上看到周泽楷的时候黄少天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好巧。”
周泽楷笑。
然后示意他旁边的空位。

“我可以坐这吗?”

我可以走吗?
这句话黄少天没说。

“诶听说你和周男神是恋人?”

“……以前,现在不是。”

“为啥啊!周男神这么好个人!真的你试试看再喜欢喜欢他呗!”

“……就……其实我们之前是友情来着,少年时期不懂事嘛,你知道的,黑历史别提啊!继续录继续录,明天出不来小心站长姐姐找你喝茶!”

“啊啊啊完了完了今晚要通宵后期了呜呜呜……”

周泽楷今天少见地来的有点晚,到的时候黄少天那份已经录完了,本来想提前走,小戴说可能之后还要改,让他等等周泽楷结束后一起听一遍。

里面设备开着,黄少天在播音间外面刷题,周泽楷手机就放在桌子对面,手机信号容易产生电流音,进播音间要么开飞行模式,要么就不带手机,广播站没什么外人,大家都习惯了直接扔外边。

周泽楷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黄少天本来不想管,但叽叽喳喳实在很吵,又不停。黄少天看着是闹铃,顺手就打算帮他关掉。

那句话就是这时候撞进眼里的。

黄少天滑掉闹铃,手机进入待解锁模式,界面上一句话十分刺眼。

江波涛:
队长,你在广播站看到黄少了吗,我问过了明天他高数课下会去图书馆。【加油.jpg】


“不错啊!黄少你们又是一遍过!真的特别有默契!”
“我先回去后期啦!黄少周男神,收拾播音间就交给你们了!啊呀孤A寡O呦~”

“行了行了你快走吧你!小心我明天跟站长说你今晚才录节目啊!拖这么晚!”
黄少天追上去吓她,小戴笑嘻嘻地就逃了。周泽楷跟在他后面,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孤A寡O?”

黄少天没心情接话,他扬起手机,屏幕一亮,那句话还在上面,原本还笑着的周泽楷瞬间就换了副惊慌失措的表情。

“周泽楷,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
“江波涛,还有最近经常上课遇见你,还有广播站大家开的我们的玩笑。”

“我……”
周泽楷已经被逼到绝路,他原本想再等等,等更有气氛的时候再说的。

江波涛告诉过他,如果所有人都以为那两个人是一对,他们彼此也终究会在意对方,甚至看上对方。可现在明显没有到那个时候,他却已经被逼出原型。

没有退路,这是唯一的机会,他还没准备好,但必须在此时此刻出击。

“我……我喜欢你。”

“喜欢我?”黄少天不可置信。

周泽楷赶忙点头,急切地想要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意。

“你知道吗?”黄少天声音冷了下来,一字一句像是冰渣子揉进周泽楷心里。

“你的喜欢,现在是对我来说最没价值的东西。”

“周泽楷。”

黄少天叫他,用脚尖在地上画了条线。

“这是朋友。”

他指指线外的地方,然后又指向靠近自己的那边。

“这是敌人。”


周泽楷突然懂了些什么。

他喜欢你的时候,可以把最重要最柔软的地方露给你看,受伤会哼哼唧唧跑过来求安慰。他分手,不过是把那些藏起来,你不再是他倾诉的对象。

一直以来黄少天像个风筝,被周泽楷用爱织成的线牵着,线拿在周泽楷手上,却拴在黄少天心里,他随着周泽楷的动作起伏,每每他以为自己离周泽楷远了、不喜欢了、自由了,最终都会被拉回去。而现在黄少天挣断了风筝线,一头扎进危险又无垠的天空,周泽楷站在原地看他越飘越远,攥着一小截断掉的线,没有一点办法,他突然发现除了那份拿在手上的爱,自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牵制黄少天,黄少天心扯得痛,可依然想走就能走。

接下来的好几天,黄少天果然没有再“巧遇”周泽楷,图书馆、餐厅、课堂,他再也不会看到那个高瘦的梦魇。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他和周泽楷。周泽楷那晚的话不是没有掀起他内心的波澜,可是有什么用,喜欢?他不信,不过是周泽楷觉得亏欠,想要补偿罢了,而对他来说最好的补偿,就是让他忘掉这些,忘掉一切。

黄少天翻到一句话,莫名地觉得心闷。

“你若无心我便休。”

没有谁比他更能体会这句话,周泽楷于他无心,于是他休了,他放弃了。你若无心我便休,他到底哪里做错了。

为什么不休呢?

黄少天在角落里蹲下来,图书馆里人来人往,他却愈发孤独痛苦。

为什么不休呢?

评论(49)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