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气的彻(/ω\)

打滚求评论!没有吗?那我起来了。

【周黄】不休(ABO)(三)

欢迎捉虫求评论!
后面写了很多片段但是剧情一直没有发展到那一步(手动泣不成声)
还是刷剧情中



黄少天没想到真的能成为交换生。

但是他的动力已经不存在了。

本来就该这么过去,以后黄少天结婚生子,偶尔回忆起来当个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阴差阳错,他曾经最渴望现在最害怕的事情成了真。

黄少天很抗拒去S大,可当他看到家人为他做准备,突然就心软了。交换生,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名额,家里骄傲得恨不得拿着喇叭到处吆喝——他高考考的不好,本以为永远不会看到这样的场景。

“你说巧不巧,小周在S大呢!到时候让他带你去。你阿姨一直觉得路远不安全,正好你们两个人同路有个照应。”

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慌忙找借口。
“我东西还没拿回来……我我还得回G大一趟。”

“要不你和小周一起去拿?少天,别忘了你是个omega,这样的身份很危险。”

“我知道……”
黄少天低着头不敢看她。
“就是我花的时间比较长,手续什么的……周泽楷应该等不了。”
“反正……反正我会找他的,你要是还不放心到时候给他打电话问呗。”


黄少天把该交代的跟周泽楷交代了一番,包括自己什么时候到,周泽楷又是什么时候来接的他,还有周泽楷帮他搬行李他给周泽楷买水,串好供避免家人逼问,句句编的像真的一样。那边周泽楷虽然话不多,但听起来情绪低落的几个“恩”依然很刷存在感。

黄少天在心里啪啪就给了自己两巴掌。怎么总想多!人家说不定就是考试没考好,跟你有什么关系!赶紧死心死心死心死心!!

“行,我就说到这。啊还有,反正之前的事叔叔阿姨都不知道,就当它没发生过。”
黄少天酝酿了一下情绪,尽量让自己显得无所谓,显得老练点,
“那啥,我之前不是跟你说我喜欢你吗?我后来想了下,估计就是好感,也就是……你之前说的友谊。我又没谈过恋爱,你知道的,很容易弄混,这不就、就谈了觉得不对嘛……恩……你懂没?”

“……懂。”

“懂了就好,那我挂了!”

“等等!我……”

黄少天飞快地挂掉电话,周泽楷没说出口的下半句被他掐断在听筒里。他面无表情地坐在行李箱上发了会呆,什么也没想。违心的话好像又让他陷入之前的痛苦,可他有什么办法呢?这是他能想到的,挽救自己自尊心的唯一方法。

过会他有点强迫症发作,周泽楷到底要说什么?按对方的性格,是想跟自己道歉?还是解释什么吗?没听到有点可惜。但是再一想,不管说什么,总之不会是自己想听的话,就算太阳打西边出来是自己想听的,也不可能是真的,反而释然许多。

他站起来拖着箱子走,背上还有个不算大的电脑包,塞得鼓鼓囊囊,对于omega来说有点吃力,好在他已经歇了足够久的时间,耳机里激昂的音乐也能给人力量。

黄少天走一段歇一段,走走停停间他突然觉察到一道视线,在背后紧紧盯着他,让他很不舒服。黄少天借着眼角余光瞟到不远处有两个人,一高一矮,正看他。

直接回望过去显然很容易尴尬,黄少天料想学校里该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人,他装作找路的样子尽量自然地环顾一圈,往那个方向多加注意。

模模糊糊看不太真切,但是那个高个子已经帅气到隔着距离也赏心悦目,眉眼间还有点熟悉,不过怎么也认不出来,或许是面善。黄少天放心不少,这么一个帅哥,就算是变态或者要来抢劫,那也是他占了便宜。

那边的两个人好像交谈了些什么,矮点的那个就朝黄少天跑过来。
黄少天想不起来有认识这两人,于是猜想自己可能是挡住了他们要看的东西,赶忙背上包准备挪点位置。结果矮的那个走过来挡在路中间,倒真的是来找他。

“同学!”
那人把手放在行李箱拉杆上。
“看你好像很累的样子,我来帮你拿?”

黄少天一时失语,感情是看自己走的艰难来帮忙的,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啊你别担心。”
那人看他不说话,以为是他还心有防备,于是笑着指自己。
“我是beta,江波涛。”

怪不得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很舒服,没有alpha咄咄逼人的气势。不过单凭气势来定夺也不靠谱,周泽楷就是alpha,气场反而更接近omega……

黄少天没留意又想到一边去,等他回过神来,江波涛已经疑惑地瞧了他好一会儿。

这种情况下第一次见面就互通姓名显然很突兀,更像是江波涛已经知道他很久,只是来介绍自己认识。虽然有些不能理解,出于礼貌,黄少天还是跟他道了谢交换了名字。

“那是你的朋友吗?看他站了很久了,怎么没跟你一起啊?”

黄少天给江波涛示意站在原地的高个。

“那个啊……”

江波涛顺着黄少天视线看过去。

“是的,他是alpha,怕过来会吓到你。”

说完江波涛冲他挤眼睛。

“是他让我来帮忙的。”

好像是为了验证这一点,那边模糊的高影子对黄少天点了点头。


等黄少天回到宿舍大概铺好床,又加回了S大公众号,时隔4个月,上面并没有更新什么有用的东西,大多是伤情感怀,或者激励人心之类。鬼使神差间他去看表白墙,上面依旧没有熟悉的名字,可是一整页下来给他带来的是另一种震惊:

所有告白,大部分都冲着同一个人。

“校草”

整齐的几乎让黄少天怀疑是不是有人在恶作剧,毕竟几个月以前他天天刷表白墙的时候从没有见过有什么校草,而且也很冷清,有时表白人数甚至凑不齐10个,可现在满满30条,每条都写的很用心。有作诗的,有写散文的,更有甚者全篇在尖叫。

黄少天继续往下翻,看到一首对仗工整的诗,打头大概是周什么木什么的。他正要细看,QQ提示音又把他拉回去。

—“无浪”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嘿黄少,我是今天拿行李的那个江波涛。

江波涛这个人给他的印象不错,不只是乐于助人,还有跟他聊一路也没有表现出烦燥的情绪,黄少天没怎么想就点了确定。

——黄少,今天听你声音觉得普通话挺标准,也蛮好听的,要不要考虑去校广播站?


“我看看……黄少天是吧?”
“很不错,普通话挺标准的,声音也比较有辩识性。”

黄少天站在旁边有点紧张,按理说广播站下半学期是不会招人的,因为每位播音员都要经过一整个月的培训,包括普通话以及针对不同节目类型的语气控制。江波涛并不是站里的,具他自己所说是跟学姐关系好被硬拉去给别人喂安利,S大性别比例比较偏,站里正缺黄少天这种轻快自然的男omega音色。为此江波涛还跟他讲了好久,什么“黄少你再不帮我站长姐姐就要把我碎尸万段的”。

“节目的话……听小江说,你之前在G大也是播音员对吗?”

“有在那播过几期。”

“行,我们这学期正好没时间给你训练。”
“你就先跟着吧,目前直播肯定是不行,先弄几期录播出来,效果好就给你排直播。”

站长头也没抬,一边往名单上填字一边吩咐。

“等下我找人带你熟悉熟悉环境……小周!”

黄少天本来听得迷迷瞪瞪,被站长豪放的一嗓子喊的浑身一颤,差点没从凳子上掉下来,好在没人注意这边,他赶紧调整好坐姿,好奇地探头去看被叫进来的那个人。

先引人注目的是一双大长腿,贴身牛仔裤衬得那人身形更加修长,然后是合身的休闲上衣,活生生被这个九头身穿出了T台模特感,随便一个动作都足以让人为之赋诗。

最可气的就是那张脸,棱角分明又不会太过尖利,同时高难度兼容了“看起来舒服”和“看起来男神”两种特点,如果要用什么词来形容的话……没有词,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不及他万分之一。是太阳也是月亮,双眸里又装着星星。

他气势内敛,感觉很温吞的样子,可是隐约散出来的信息素却极富攻击性,黄少天怀疑这人如果不收敛,必定是走哪跪一片的节奏。那人眼睛没有黄少天的大,可是却与挺直的鼻梁更般配,看起来完美而有魅力。是那种看着就想嫁的魅力,比之黄少天……黄少天这种……大概属于看着就想养只来逗逗的类型。

那张脸……那张脸……

黄少天觉得很头痛,觉得好像有什么呼之欲出,可是冥冥中又有声音告诉他:别细想、别追究、别、别、别……

别。

“黄少天。”

那个九头身叫他。

站长在两人中间左右观察了会儿。
“你们俩认识?”

“恩,是lian……”

“认识!”
黄少天打断他。
“朋友,说是青梅竹马也可以,一个地方过来的。”

黄少天知道一直以来的不适感是什么了。

周泽楷。

这个人是周泽楷!


评论(50)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