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气的彻(/ω\)

打滚求评论!没有吗?那我起来了。

【周黄】养我吧养我吧Σ(っ °Д °;)っ (一)

饿得受不了自产√
ooc注意!
第一次写渣!渣!渣!重要的事说三遍!(/ω\)
小周仓鼠设定√(/ω\)
脑洞来自只熟悉仓鼠写不出其他的【望天】【shenmegui】
请尽情鞭策我!(/ω\)【shenmegui】


    周泽楷不久前刚刚和妈妈分笼,和同样是这周断奶的银狐雄鼠们关在一个笼子里。幼鼠软趴趴的身子和数十兄弟挤在一起抢吃的,用刚长出来的牙去咬那些硬梆梆的果实,听身边打架的吱吱声,还不时有爪子从它身上踩过去。

    …………

    周泽楷有点委屈。

    周泽楷想妈妈了。

    妈妈比它大好多,大的好像一张口就能吞掉它,但它也不怕。妈妈的笼子也好大好大,它可以随便找个地方钻进木屑里,没有东西来挤它,更重要的是,那时它没长牙,牙齿不会像现在这么痒。它想念断奶前的日子,它甚至能回想起当初的木屑带着的清新气息,它喜欢得不得了。

    “小周你还想回去呀?”

    波涛鼠把辛辛苦苦抢来的东西从颊囊里吐出来,抱着颗干瘪的玉米粒啃的津津有味。一面咬一面腾出视线看它。小周鼠还没来得及回答,左边凭白伸出只粉嫩的爪子啪叽蹬在它肚子上,他只好又往旁边挪了挪,这才点几下头承认。

    它点头没什么,倒是吓得江波涛一愣,张口玉米就掉在了地上,小周还在帮它心疼,波涛鼠自己反倒毫不介意。

    “你疯啦!回去你妈妈要吃你的!”

    看着被吓愣的变成了小周鼠,波涛鼠觉得自己有必要给这个没常识的科普一下。

    “我们长大后,领土意识会越来越强,碰着了就打,要是在一个笼子就打架打到死,你说说,你说说大家最近是不是越来越狂躁啦?”

    小周鼠认真地想了想,好像真是这样,尤其是是那个孙翔鼠,见啥咬啥,看啥打啥,呜……,它还以为是春天到了的原因呢……小周鼠想到自己被咬,吓得抖了起来。

    “你之前还小,你要是长大了回去,你妈非得把你咬死不可,要不就是你咬死她。”

    ……

    波涛鼠看着小周鼠抖得越来越厉害,连短短的毛都抖出了线条,它不忍心再吓这个同类,但一想到以后的危机,它抱紧玉米咬咬牙,还是硬着头皮说下去。

    “现在我们也不安全,你得注意卖萌!萌卖的好才会有人养,要是没有人养,就还得挤在这里打到死啦!”

    小周鼠抖啊抖,抖啊抖,终于,嘴角一抽,发出了它出世以来的第一声哀嚎————

    “吱————!”

    这个白天,小周鼠失眠了,它把身子蜷成一个球,尽量地不占位置,努力不去听周围其他小鼠的声音。

    它想,来个人,养我吧……

————

结果黄少还是没出来【土下座】马上就出来了!
以及这个小江有点像黄少抱歉……【躺平】
把卖萌当做事业的小周鼠!认真地卖萌!(/ω\)

评论(21)

热度(78)